读【西城之孽】

我是喜欢这本书里最极端的那个人的。读起开头,便有强烈的共鸣。这是我们的世界,渴望安全感和舒服的世界,有人能懂?有谁能懂?

刘宇翔说:“你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,你这不是爱情。”

刘宇翔说:“这是病态的。”

我想起了那个国王。他的臣民喝了井里的水,都变成了疯子,他格格不入十分痛苦,最后竟也一杯水下肚,疯疯癫癫成为芸芸众生。

蕾拉生长在刘恨陵给她编写的世界里,她的世界很小,无从选择,没有自由,可是正是这样的世界,定义了她的存在,她是个sub。

后来,她接触到了更大的世界,她要活在日光中,她只有否定之前的十七年,否定世界的创造者刘恨陵。

她要光明,那是正义。

因为大多数人告诉她,这是正义。

她出生于黑暗,生长于黑暗,被黑暗拥有。可是,黑暗给予她安全感。这黑暗,封闭,狭小的世界,错了吗?

世人说:“错了!这是病态!”可是生活的姿态哪里有病态?只有选择与否,她的小世界只给了蕾拉一条路,当光芒侵袭:“你要离开他吗?”

蕾拉说:“不!”

光芒说:“你这是病态!你得了病。你的爱情其实不是爱情。”

作者站在正义的角度,后来有很长一段让我觉得不能理解,可是我不能说她的描写突兀……因为这只是选择。我不了解蕾拉,虽然我读懂了其中的一个她,那个活在黑暗里的姑娘。

我不知道,十七年来是谁禁锢了我,我是那么自卑,那么需要独立空间,人群让我不自在。我在改变,我想要改变。可我不承认这是病态,这不是病症,这是一种生活的姿态,我选择的,也是我想要改变的。

是我看到光明之后,被吸引才想要改变的。这种吸引力足够大,我什么都不怕。我不需要刘宇翔。是以,蕾拉也不需要。

刘恨陵限制了她自由,青春,可没有限制过她的知识,她看得到光明,可是她更佳依恋,依赖刘恒陵。

Elise,你们有什么权利,说这是病态。

是啊,你们其实有,这个世界赋予你们的权利。

这个世界赋予了大多数人权利去否定少数人。

于是,他们说,同性恋者,乱伦者,和小三,婚内出轨者是恶心的,负面的,不正义的。

虽然,这些人中,有不好的人,可是我们不应该这样定义他们。

因为,那是爱。人类情感中最复杂的也是最高尚的感情,利他主义的感情。

这个世界,用道德伦理,用“正义”,用“宗教”约束着我们。跳脱这一切,我们便与大多数人脱节了,于是寻找依赖,成为弱势的被欺压者。

就如最后,作者写“刘恨陵死在那场大火……”

我们的三观,无比正常。

只有我是个疯子。


评论

© 初色 | Powered by LOFTER